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天龙八部小记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2 17:37:47

   萧峰经过一系列变故,当了契丹的王爷。而慕容复为了复兴大燕国还在四处奔走。这不,他带领风波恶他们和王语嫣遇到了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召开的万仙大会,慕容复希望把这些人收为己用,而这些既不属任何门派、又不隶什么帮会的旁门左道之士也忌惮慕容世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更惊怕王语嫣能识别天下武功招式的能力,于是他们向慕容复提出由南海椰花岛黎夫人与王语嫣进行女人之间的对战,来决定谁胜谁负。慕容复也想不战而屈人之兵,不顾王语嫣的反对,答应了这个要求。王语嫣暗想表哥好不晓事,自己是个处女,怎么能和黎夫人这样的熟女在众人面前脱光比拼呢?好在段誉出面提出在一棵大树上搭建一个临时草屋,让她们在草屋里比拼。

  椰花岛地处南海,山岩上多产燕窝。燕窝都生于绝高绝险之处,南海椰花岛黎夫人得家传武学,轻功步法也与众不同,待到草屋搭建好后,立刻飞身上树,进了草屋。王语嫣想让慕容复送自己上去,可慕容复自高身份,不愿在众人面前表现儿女情长。段誉趁机搂住王语嫣的纤腰,施展“凌波微步”轻巧地将她送入草屋,并引得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惊叹不已。慕容复气得半死,也无可奈何。

  在草屋之中,黎夫人面对羞涩的王语嫣,自然采取主动,准备一鼓作气打败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为自己在万仙大会中树立威望。

  她望着王语嫣,笑道:“啊……妹妹,你太漂亮了……看得姐姐我都……都喜欢上你了……如果我是男人一定会把你拥于怀中的……”

  见到黎夫人看着自己微笑,王语嫣恢复到天真可爱的个性中来。“咯咯……姐姐想取笑妹妹吗?”

  “怎么会?姐姐见到妹妹的身材真好,羡慕死姐姐了……”

  “姐姐的身材透露着成熟,在男人眼里绝对比妹妹好……”

  “尽说混话,妹妹,你现在的身材还在长呢,经过姐姐的一段开发后,身材绝对比姐姐的还要好……”

  “啊……真的吗?姐姐你会开发吗?是不是真的象姐姐一样呀……”

  “嗯,比姐姐的更好……来,你过来……看看姐姐下面的小嘴里流什么东西出来了……”

  “嗯,那姐姐要好好的开发小妹了……姐姐的身材真好……白里透红、雪肌玉肤的,特别是……特别是……”王语嫣半跪坐在黎夫人那分开到极致的美腿间。由上而下再由外到里的瞧见到黎夫人那一抹鲜红的花蕾,两片粉色唇肉左右分开,中间那一道鲜红的嫩芽正迎风展现,小小红唇肉片正象一朵盛开的鲜花,花蕊里正绽放着一串串清澈的蜜液,在珠光点缀之下,黎夫人的鲜穴竟是如此的娇艳动人,看得王语嫣两眼有如灯泡,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美景。

  “特别什么呀……”见到跪坐在自己玉胯间的王语嫣那美眸如牛眼一般盯着自己珍贵的私处,黎夫人本应该感到有一丝的羞涩才对,可如今她不感到有什么羞涩反而更想在同性面前展现自己独特魅力之处,只见她在王语嫣面前不仅不闭合双腿,反而把自己长挑美腿张显得更大分开得更广,并把早已是突显如鼓的小嫩穴更加凸出于面,两片看似充血确是粉色的大唇肉左右两边张开,立于耻骨上的小红豆并高高的突兀来,带着晶莹剔透水珠更是淫秽的耸立在两片唇肉间,看得让人不仅热血沸腾还要引诱同性犯罪魅力。

  特别是两片小小红肉之下的幽冥湿洞,一股股清澈黏稠的液体缓缓流出来,在鲜红的洞穴口处缓缓汇聚,鲜嫩无比、娇红动人、光滑细腻,就连流出来的液体也是清澈过人,好象还散发着种种清香。别说是男人,就是身为女人的王语嫣见到如此美穴,都情不自禁的爱上了它。

  黎夫人见到王语嫣盯着自己的胯间眼都不眨地看着,不由的伸出自己白葱般的手臂,纤纤五指白细柔软的摸向王语嫣那耸立于云端之上的玉峰,特别是在那娇嫩红果上轻柔抚摸之下,王语嫣更是一阵颤栗了起来。

  “啊……姐姐,你……你……啊……痒……”在被胸脯上的玉手轻抚得全身颤栗了起来,王语嫣情不自禁的呻叫了起来。

  “妹妹……舒服吗?喜欢姐姐这样抚摸你吗?”见到王语嫣那敏感骚动的身躯,羞红的小脸,听到她檀口小张轻呻的吟欢,黎夫人有些得意于自己技高一筹。

  “啊……姐姐……怎么会这样……噢……好痒又好舒服……啊……全身痒痒的……酥酥的……怪舒服的……噢……别摸妹妹那奶头……啊……啊……喔……好酥好酥呀……全身都没有力了……姐姐……我……我……”

  “怎么了?……妹妹……这样不舒服不爽吗?喜欢不喜欢呀……?”黎夫人一边叉开自己的修长美腿,一边伸手摸向王语嫣两座大峰,更是伸出左右双手在雪白玉峰上轻抚,特别是对着山顶上的那两颗鲜红的果蕾轻弹慢摸,直摸得王语嫣更是全身颤栗不止,光秃秃的娇躯更是一阵阵发颤了起来

  王语嫣被黎夫人摸得全身酥痒不已,不仅头皮发麻全身酥痒得起鸡毛疙瘩,一种酥畅的快感直从胸脯玉峰上传进大脑中,一阵阵的酥麻快感直窜进自己的心坎上,爽畅的感觉直软得自己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隐隐约约还从身体的某部位涌起一串热流,从身体的深处散发出来直从一个出口喷涌开来,直袭得自己脑皮发麻开来,爽得自己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来。这个快感比自己一人在自己家中的浴桶里自慰来得更强烈,这快感不仅有羞涩还有一种陌名的激荡。

  黎夫人见势的就把自己的檀香小嘴对着王语嫣微张小檀嘴亲吻了下去,还趁王语嫣呻吟之际把自己的小香舌伸入她的口中,直探起滑舌吸吮的口活来,直吮吸得王语嫣上气不接下气。而摸在两座玉峰上的玉雕柔指更是不停的对着王语嫣那星河点点的果蕾侵袭不止,直摸得王语嫣小脸泛起春波玉鼻直哼出粗气不已。

  看着王语嫣被黎夫人吻得小脸红得象一只大红苹果,饱满的雪白胸脯更是起伏不定,黎夫人不由完全放下戒心:“哼,原以为慕容家擅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看来只是传言而已,这个小丫头哪里是我的对手。”

  但黎夫人完全不知道,王语嫣不仅知道天下各派的武功,更清楚房中术的种种奇技淫巧,只是她一向身居王府内部,没有人可以来试手,下面的丫环和婆子哪敢对这天仙般的小姐有半点无礼,更不敢去面对她那冰清玉洁的裸体。所以王语嫣虽然知晓各种绝技,却苦于没有实战机会,只能纸上谈兵。现在初次女斗就面临黎夫人这样的熟女,她早就运用“假痴不颠”的计策,先诱敌深入,从中揣摩各种技法的优缺点,暗中积攒经验。现在她暗暗地开始反击,不仅在舌吻中运用上“灵舌大法”,更有样学样地用玉手侵袭黎夫人的高峰,黎夫人在不知不觉中双重快感直涌进自己的大脑,一种兴奋的缓流涌进自己的心坎宫颈上,宫壁上直泛起无数个激情的浪花,直袭得这位熟女娇爽不已,一种临进于缺氧似的快感直教自己欢喜不已。

  黎夫人还没有察觉,以为是和以前一样,在刺激别人的同时面对这样的雏,有种想发泄的快感,因此她松开对吻的嘴,道:“妹妹,你跟姐姐来磨豆腐吧,姐姐会让你更快乐的。如果不答应姐姐,姐姐就要痒死妹妹你……”

  “啊……好痒呀……又要流水了……噢……下面小嘴儿要吐口水了……啊……妹妹答应姐姐就是了……喔……”

  黎夫人来一熊抱,两女紧紧的贴在一起,玉峰与酥胸的紧密相连,阴唇与阴唇的相密碰撞,渐渐的,沉重的呼吸从她们的雪白鼻尖传了出来,相互的喷在对方的心坎上。

  “姐姐,你……你……你想要干什么……?”王语嫣那纯洁可爱的小脸颊正闪烁着爱欲的光芒,可是从她的语辞上看又是一只受惊吓的精灵一般,但她的无骨玉手伸出捻花二指,紧紧的夹住黎夫人那饱满的玉峰,正对着玉峰上的一颗鲜艳花蕾进行无情的挤捏,捏得黎夫人又是一阵阵酥颤的抖擞起来。

  一边听着王语嫣那无辜似的叫唤一边感受着指间所带来的疼与爽的快感,黎夫人深深的感受到身上传来的春意,加重了摩擦的力度,她喜欢这种蚀骨快感,她喜欢王语嫣带给她的上天入地的享受

  黎夫人心里酥爽得让她不能自主,全身慢慢的布满春耕的红潮,原本白晢细嫩的娇肤隐隐约约透出一种水滴状的红晕。王语嫣一面是想学更多的方法与技巧,这不但能学习还能与黎夫人磨豆腐,这种快感比自己一人偷偷的躲在浴桶里玩强得多了,而另一方面就是她心里还是想着慕容复,她觉得女孩子应该与自己的男朋友长相思守,与同性磨豆腐虽然快乐,但如果能与自己心上人交合的话,那种感觉是不是更爽更销魂呢?

  现在王语嫣变得主动了很多。她不仅轻轻地抚摸着黎夫人那令自己眼红的丰满玉峰,还对着峰顶上两颗小蓓蕾进行无情的揉捏,誓约要把这山顶上的两颗成熟的红果摘下来,种在自己刚刚还只是粉红的乳头上。

  “啊……太坏了……啊……不行了……全身酥痒得很呀……噢……太会弄了……妹妹,你真是一位无师自通举一反三的天才呀……”黎夫人张得大大的性感红唇直喘着粗气,而她的两只白晢玉手则不知摆放在哪里好,只有无力的垂放在王语嫣的腰身左右,而她的酥胸则是被自己喘气的动作弄得涨起涨落,慢慢的一些红晕布延致她那白晢粉嫩的肌肤上。

  王语嫣见状忙俯下自己的嘴唇,小心翼翼的吐出红嫩檀舌,慢慢的向着这两颗娇嫩的乳头伸去,当她的火红鲜舌一碰到左边的娇嫩乳头时,黎夫人全身颤抖了起来,一下二下三下……先是从乳头震动开始慢慢的慢延至全身,渐渐地,黎夫人就象被电击一般全身都痉挛抽动,看得王语嫣两眼好不壮观。

  王语嫣现在不但出动自己的檀香小舌,她还出动了自己的安禄山之牙爪攀附在黎夫人的另一座巨峰上,她那一双白玉如霜的小手五指中握,轻轻的罩住黎夫人那丰盈的乳房,虽说自己的手掌还不够握住黎夫人乳房的三分之二,可是一手掌握的中心点是王语嫣最想要结果。这不,黎夫人被王语嫣的一手掌握的乳峰区域,正是她现在最要命的性激荡地带,随着王语嫣的手指头拔弄着乳头,并用食指不断的弹弄着这颗不甘寂寞的红果,直弹得乳峰四荡四肢无力耍动。

  现在黎夫人的脑袋完全是一片空白,只是追随自己的本能驱动着身体的动作。她把自己修长的美腿叉得开开的,与王语嫣的嫩穴紧密相连,切磋琢磨,大量的淫液浪水顺着两穴的结合处流了出来,流到她的美白大腿两侧,还有的更是流到了草屋的茅草上,并渗透到下面的树枝上,然后顺着树枝流到树干上向下淌。

  她们的小穴口一缩一张,就象小鱼儿的点水小嘴一般,互相之间的吸吮让她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王语嫣也进入了性兴奋状态,玉手紧紧捂住嘴唇,可压抑不住的呻吟还是断断续续的传出来,雪臀也是难耐的向前耸动,似乎在追逐着黎夫人的骚穴。

  两女忘形的扭着那冰肌玉肤般的胴体娇呻浪吟不己。她们这么狂乱地抖动,更刺激着自己和对方无穷无尽的性欲,黎夫人紧抓住王语嫣的雪臀,使得双方改磨为撞,“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双方一面疯狂不停对撞美穴,一面互吻诱人的香唇饥渴吸吮。“唔唔……我要升天了……啊啊……呜呜……”随着她们的浪叫,王语嫣和黎夫人双双达到了高潮,但她们根本不想停下来,继续着疯狂的动作。

  赤裸的王语嫣雪白诱人的胴体正蒙上层薄汗,她开始运起“春汗功”,如春药般的体香似越来越浓郁,让黎夫人完全失去了判断力,只知道耸动着臀部如狂风暴雨般进退,每次都掀动那两片肥美的花瓣,也带出阵阵香喷喷的蜜汁,沾湿了两个抖动而又吻合得天衣无缝的小穴与毛发。

  如哭泣又似欢乐的浪叫真的太销魂了,双方都加快的撞击着,疯狂忘形的撞击着沾满了淫液的阴唇,大概有两百多下吧,突然传来黎夫人的一阵浪叫:“啊……要丢了……唔唔……要升天啦……啊……”好一声长长的娇啼,销魂蚀骨的黎夫人一双玉腿颤动不已,纤细粉白的玉趾蠕曲僵直,蜜穴里的圈圈嫩肉不断吸啜着王语嫣的阴唇,一股炽热滚烫的阴精狂喷而出,将王语嫣烫得异常舒服。

  王语嫣紧守精关,低哼了几声,立马闭合阴道口,并及时堵住黎夫人的阴道口,使得黎夫人的淫液倒灌满了自己的子宫深处,黎夫人被这一波波炽热阴精烫得娇躯乱颤、惋啭娇啼、似哭带泣、神情娇艳媚淫,最终晕了过去。

  看到是王语嫣先从草屋中探出头来,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不禁大惊失色,段誉喜滋滋地跃上树去,把王语嫣接了下来。这时众人在乌老大的带领下,请求慕容复相助去对付缥缈峰灵鹫宫天山童姥,慕容复想收买人心,当下同意了。

  乌老大一招手,他手下一人提了一只黑色布袋,走上前来,放在他身前。乌老大解开袋口绳索,将袋口往下一捺,袋中露出一个人来。众人都是“啊”的一声,只见那人身形甚小,是个女童。乌老大得意洋洋的道:“这个女娃娃,便是乌某人从缥缈峰上擒下来的。”众人齐声欢呼:“乌老大了不起!”“当真是英雄好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群仙,以你乌老大居首!”众人欢呼声中,夹杂着一声声咿咿呀呀的哭泣,那女童双手按在脸上,呜呜而哭。

  乌老大道:“我们拿到了这女娃娃后,生恐再耽搁下去,泄露了风声,便即下峰。一再盘问这女娃娃,可惜得很,她却是个哑巴。我们初时还道她是装聋作哑,曾想了许多法儿相试,有时出其不意在她背后大叫一声,瞧她是否惊跳,试来试去,原来真是哑的。”

  众人听那女童的哭泣,呀呀呀的,果然是哑巴之声。人丛中一人问道:“乌老大,她不会说话,写字会不会?”乌老大道:“也不会。我们什么拷打、浸水、火烫、饿饭,一切法门都使过了,看来她不是倔强,却是真的不会。”

  突然间岩石后面跃出一个黑影,左掌一伸,一股大力便将乌老大撞开,右手抓起地下的布袋,将那女童连袋负在背上,便向西北角的山峰疾奔上去。众人齐声发喊,纷纷向他追去。但那人奔行奇速,片刻之间便冲入了山坡上的密林。诸洞主、岛主所发射的暗器,不是打上了树身,便是被枝叶弹落。段誉眼尖,看到是虚竹,惊喜不已,不住口的大赞虚竹英雄了得。

  当下乌老大分派人手,团团将那山峰四周的山路都守住了。唯恐那少林僧冲将下来,围守者抵挡不住,每条路上都布了三道卡子,头卡守不住尚有中卡,中卡之后又有后卡,另有十余名好手来回巡逻接应。分派已定,乌老大与不平道人、安洞主、桑土公、霍洞主、钦岛主等数十人上山搜捕,务须先除了这僧人,以免后患。

  再说童姥得虚竹所救,便教他逍遥派的武功,同时指挥他东躲西藏,躲避李秋水,直到躲进西夏皇宫的冰库内。后来李秋水追来,童姥功亏一篑,终于没能练成神功,此番生死相搏,斗到二百招后,便知今日有败无胜,待中了李秋水一掌之后,劣势更显,偏偏虚竹两不相助,虽然阻住了李秋水乘胜追击,却也使自己的诡计无法得售;情知再斗下去,势将败得惨酷不堪,一咬牙根,硬生生受了一掌,假装气绝而死。至于石阶上和她胸口嘴边的鲜血,那是她预先备下的鹿血,原是要诱敌人上钩之用。不料李秋水十分机警,明明见她已然断气,仍是再在她胸口印上一掌。童姥一不做,二不休,只得又硬生生的受了下来,倘不是虚竹在旁阻拦,李秋水定会接连出掌,将她“尸身”打得稀烂,那是半点法子也没有了。

  不过李秋水也轻敌了,所以被装死的童姥偷袭,后心“至阳穴”上中了一掌重手,童姥跟着左拳猛击而出,正中李秋水胸口“膻中”要穴。这一掌一拳,贴身施为,李秋水别说出手抵挡,斜身闪避,仓卒中连运气护穴也是不及,身子给一拳震飞,摔在石阶之上。

  而此前虚竹已给李秋水点中了穴道,全身麻软,倒在地上,所以现在三人都不能动弹。而火折烧着了棉花后,冰块融化,化为水流,潺潺而下。火头越烧越旺,流下来的冰水越多,淙淙有声。过不多时,第三层冰窖中已积水尺余。但石阶上的冰水还在不断流下,冰窖中积水渐高,慢慢浸到了三人腰间。

  童姥和李秋水借助水的浮力飘起,迅速靠近,她们撕光对方的衣物,两人的裸体肉团终于纠缠到了一起,都一手扯住对方的头发,一手猛攻对方的头脸和身体各部位,四条长长的肉腿交夹在一起不停的旋动。

  她们紧紧的缠绕着,在水中不住的翻滚,体位不断变幻,令虚竹眼花缭乱。半个时辰后,童姥和李秋水都手足酸麻无力,于是很有默契地改为性斗,阴部也心照不宣的逐渐紧贴在一起,并且不断的缩放着,变化着,开始拼杀起来。

  由于现在双方几乎内力全无,所以她们的骚穴一经相连,强烈的电流从下身传来,童姥和李秋水只感到自己头皮发麻,一种无与伦比的,前所未有的快感顿时涌上心头。两人的阴唇一张一合,互相喷吐着淫液,淫液混合着汗水,流进对方的小穴之中,冰库中充满了一阵阵的呻吟声。虚竹听到两女的呻吟声,喉结抖动,更加思念梦姑,可惜他现在全身不能动,不,应该只有一个地方可动,而且已经竖立起来,不停地颤动。虚竹想自慰,手却移动不了半分,这种憋胀的感觉让他十分抓狂。

  随着快感的愈发强烈,两女发出的叫声越来越大,淫叫给三人带来了更大的刺激,童姥和李秋水出于不服输的性格,谁都不想先对方一步泻身,相同的呻吟声此起彼伏,互相叠加。为了排除干扰,两女同时用嘴巴堵住了对方,把动人的呻吟声压在了对方的喉咙里。两条香舌互相缠绕,两人都想忍住比对方更加持久,更晚高潮。

  然而这种淫靡的对抗对两人的刺激是相同的,两女不由自主的激烈摇晃着自己的屁股,配合默契的同时耸动,各自的阴核对准又错开,最后滑入对方的阴道。这一下立刻让久旷的两女迎来了无上的高潮,在长长的哭叫声中,她们娇躯剧颤,从各自的阴道里蓦地喷出了一股滚热的淫汁,象是水枪般从她们的阴道射入了对方的子宫,两股洪流交织汇聚成一条并很快混入冰库的积水中。

  虚竹以为她们要休息一下,哪知童姥和李秋水多年的积怨促使她们继续对战。由于童姥断了一条腿,所以她用阴户牢牢地咬住李秋水的阴户,避免用其他方式对决使自己落入下风。李秋水的水性不如童姥,在水中也施展不开,因此也放弃了别的方法,一心一意与童姥斗屄。

  两女的阴户狠狠的咬在一起,因为娇躯只能随水移动,所以阴户只能挤压在一块,通过咬、吸、夹、挤、压、顶,将强烈的刺激传向对方,两女本就邪火未泄,此时受此刺激,所有的意志早已化为化骨柔肠,一心一意的享受着这股人间极乐。

  阴唇的摩擦咬合让两女身躯不断的颤抖,拼命与对手对抗,一样的刺激不断冲击着两女已经渐渐混乱的大脑,两女只知道全身心的享受这种令人无法摆脱的毒药。两女不断的加紧阴户的对磨对咬,谁也不肯退后一步,谁也没办法退后一步。

  这种异样极度诱惑和暧昧到极致的较量,使得两女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用自己的骚穴猛攻狠打对方同样薄弱的位置,娇喘连连,呻吟不断,两女也始终没停止对抗的加剧。这样又斗了一刻钟,终于在两女的一声高亢之中,同时结束。

  两女整个裸体都被淫液和积水浸湿了,由于身处灾厄之中无法动弹,再加上没有食物,最重要的是这种极度耗费毅力和体力的对抗,让两女都晕了过去。虚竹吓得不停叫唤她们,终于把她们唤醒。童姥和李秋水均知这场比拚不伦胜败,终究是性命不保,所争者不过是谁先一步断气而已。两人都是十分的心高气傲,怨毒积累了数十年,哪一个肯先罢手?因此她们决定施展绝技,成为女斗高手比武中最凶险的比拚骚屄内力局面,谁先罢手,谁先丧命。

  两女即使刚才晕了,下面也没有分开,现在正好把内力就直接送入对方的阴户,连阴毛都在内力的作用下变成毛针纠缠互扎,阴户不住的碰撞摩擦,这种双向的刺激,让两女都有种不叫不爽的快感。

  “啊……………………嗯………………………哦………………………太美妙了,你这个……………贱人…………真是个好…………对手!”童姥喘息道。

  “哦…………………嗯…………………………啊…………………………你个淫妇……………真不赖!”李秋水呻吟着。

  两女的内力一波波的往前送,阴户内已经开始发胀的阴蒂,不断的冲击着对手的骚穴,她们都被弄的欲仙欲死。在内力冲击波下,两女的阴唇狠狠的咬在一起,阴蒂用力的拼刺着,如刀剑般碰击不停,就差撞出火花了。强烈的刺激,让两女感到酥麻阵阵,仿佛自己的下体被对方戳穿咬烂一般,紧接着觉得自己深处火山口内,炎热难忍,知道了自己的阴唇和对方的阴唇正在用力的摩擦,那种销魂的摩擦让两女无法自拔。

  两女身体忍受着无止境的快感热潮,等着对方放松之际,一举将对方拿下,但是两女阴唇厮磨狠咬了将近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丝毫的泄气。她们极力放松身体,以便自己浮在水面好呼吸,同时下体仍然保持着交媾的态势,死死的挤压在一起。内力互拼引发的极致快感,从脊髓上传来的美妙触感更是让两女有种登天的销魂感觉。

  两女的阴唇撕咬狠磨,阴唇露出的小口如同胶布一样贴在一起无法分开,里面的肉壁相互交缠摩擦,神经末梢直接受到了如火烧般灼热无比的刺激,这种炙热的刺激比其他任何一处都要强烈的冲撞着两女的神智。她们的双手相互紧扣着对方的皓腕,不让对方逃离自己的攻击。下体却粗野狂乱的不断交媾。虚竹不时看去,只能看到两女疯狂的摆动,白玉美腿交叉处不断的有白色的液体冒出来,迅速溶入到冰水之中。

  “嗯………………哦…………………啊!”突然之间,童姥和李秋水仿佛受不了似的尖叫着。虚竹发现两女的交合处,一股白色的喷泉喷涌而出,这个喷泉足足喷射了一分钟才缓了下去,两女纠缠的身体还微微抽搐着,下体仍然交合着,不断用淫液从里面缓缓的露出来。她们再度昏了过去。

  在这股内力冲击波的影响下,三人的内力源出一门,性质无异,极易融合,都在虚竹体内合三为一,力道沛然不可复御,所到之处,虚竹被封的穴道立时冲开。顷刻之间,虚竹只觉全身舒畅,双手轻轻一振,喀喇喇一阵响,结在身旁的坚冰立时崩裂,心想:“不知师伯、师叔二人性命如何,须得先将她们救了出去。”伸手去摸时,触手处冰凉坚硬,二人都已结在冰中。他心中惊惶,不及细想,将二人的结合体连冰带人的提了起来,走到第一层冰窖中,推开两重木门,只觉一阵清新气息扑面而来,只吸得一口气,便说不出的受用。

  他不敢停留,只是向西疾冲。奔了一会,到了城墙脚下,他又是一提气便上了城头,翻城而过,城头上守卒只眼睛一花,什么东西也没看见。虚竹直奔到离城十余里的荒郊,四下更无房屋,才停了脚步,将冰块放下,运用内力,融化了冰块,将二人远远放开,生怕她们醒转后又再厮拚。

  但童姥和李秋水本身年龄已大,这次比拼后已是油尽灯枯,不久双双毙命。虚竹带着不能看女斗的失落,跟随灵鹫宫众女回山。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